国家生物安全战略专题报告二十二:美国《全球卫生安全战略》主要内容

发布时间:2020-04-03 来源:中科院生物科技战略情报 原文地址

【报送单位】中科院生物科技战略情报

【完成时间】2020-03-31

【发布时间】2020-04-03

        2019年5月,美国政府发布《全球卫生安全战略》,概述了美国政府加强全球卫生安全的方法,包括增强目标国家预防、发现和应对传染病暴发的能力。该战略结合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国家生物防御战略》以及关于“推进全球卫生议程以实现世界安全和免受传染病威胁”的行政命令,并通过与其他国家、国际组织和非政府利益相关者合作,指导联邦政府保护美国及其海外合作伙伴免受传染病威胁。 

        01  美国政府对于提高全球卫生安全的方法

        促进全球卫生安全,及早发现和缓解疫情仍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核心宗旨。美国政府对全球卫生安全领域的投资有助于防止人类和动物传染病的传播,并保护国内外人员,包括服务于武装部队的人员。此外,着重对预防和防范方面的投入比应对传染病的流行更具成本效益。为了最大程度地提高全球卫生安全和对传染病威胁的防范能力,所有国家都必须积极面对全球卫生安全挑战。

        目标1:加强合作伙伴国家/地区的全球卫生安全保障能力

        目标2:就全球卫生安全问题增加国际支持

        目标3:美国准备好从容应对全球卫生安全威胁

        02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美国国际开发署提高目标国家的防御能力

        (1)技术优先事项

        迄今为止,美国政府的技术优先事项包括与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合作,以使伙伴国在联合外部评估(Joint External Evaluation,JEE)工具列出的16个技术领域中建立防御能力。16个技术领域包括:国家立法、政策和融资;抗生素耐药性;人畜共患疾病;食品安全;生物安全;免疫接种;国家实验室系统;实时监控;情况报告:人力资源/劳动力发展;应急准备;应急响应运作;连接卫生和安全部门;医疗对策和人员部署;风险沟通;边境卫生安全。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和美国国际开发署(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USAID)的支持将集中在特定技术领域,这些领域由对选定国家的现有能力以及所识别的差距、需求和风险进行审查过程中确定的,并与其国家卫生安全计划相一致。

        (2)地理优先事项

        到2019财年末,美国政府继续重点支持其全球卫生安全议程(GHSA)中的17个伙伴国家:孟加拉国、布基纳法索、喀麦隆、科特迪瓦、埃塞俄比亚、几内亚、印度、印度尼西亚、肯尼亚、利比里亚、马里、巴基斯坦、塞内加尔、塞拉利昂、坦桑尼亚、乌干达和越南。美国政府提供的有限资金也可用于支持其他高风险国家,以填补现有卫生安全保障能力方面的主要空白。在2019财年之后,美国政府将使用基于证据、风险和可行性的流程来确定地理优先级。伙伴关系会随着时间而变化,一些国家会减少与美国政府的合作项目或从接受援助过渡到自力更生,而对于其他国家则根据资金的多少、健康安全风险和其他因素来决定是否增加援助。在确定地理优先级时,美国政府将考虑以下因素:

        •人类和动物卫生安全方面的差距和风险,包括取得的进展和可能取得的进展;

        •伙伴国家参与、促进和维持卫生安全保障能力合作实施的意愿;

        •美国外交和国家安全的优先事项;

        •实施的操作方面,包括资产的安全性。

        (3)监控、评估、可持续性和向东道国自主过渡

        监测和评估:通过自愿性JEE和强制性的《国际卫生条例》年度自我评估两种量化方法来衡量受美国政府帮助的一些国家提高了《国际卫生条例》监测和评估框架中概述的优先技术领域的能力(及相关的JEE评分)。

        监测和评估计划将跟踪:1)美国政府资助的成果(例如培训、技术援助和货物支持);2)美国政府资助的与JEE相关的能力建设成果(例如加强公共卫生或动物卫生机构能力,构建国家实验室系统或加强该系统能力);3)这些能力建设对改善新疫情发现、响应以及预防的影响。目前,美国政府在所有伙伴国家的投资产出、成果和影响已建立指标,未来将据此调整建设进程并持续跟踪。美国政府的监测和评估工作组将对这方面进展进行评估。

        可持续性和向国家自主过渡:美国政府与伙伴国合作总结了过渡时期的战略和标准概要,用于指导东道国开展维持全球卫生安全的活动。尽管最终目标是东道国自主控制维持高水平的卫生安全所必需的计划、系统和人力资源,并提供相应资金,但不同的技术领域具有不同的过渡时间表。美国政府可能采用分阶段的过程逐步减少伙伴国家的能力建设计划。此外,还会定期提供技术援助。

        根据国家/地区、可用资金和其他因素,美国政府提供不同的过渡方案,包括强化支持、有针对性的支持和紧急支持。

        03  美国政府开展的有关全球卫生安全行动

        (1)应对国际疫情

        由于传染病可以迅速传播到世界各地,危及生命和破坏经济,因此美国政府持续通过多种机制来监测和应对国际疫情,包括CDC的全球疾病检测运营中心(GDDOC),CDC的传染病快速响应储备金(IDRRRF),USAID的传染病暴发应急储备金(ERF)。GDDOC持续监测具有国际潜在重要性的疾病暴发和其他突发卫生事件。美国国会于2019财年建立的IDRRRF是一项应急基金,可供CDC和卫生与公共服务部的其他部门用于传染病威胁早期的迅速动员。ERF主要用于应对符合国家利益的疫情,以响应对人类健康构成严重威胁的新发卫生问题。于2017财年国会拨款中成立的ERF已在2017年马达加斯加鼠疫暴发和2018年刚果民主共和国赤道省埃博拉疫情中发挥作用。美国将继续与其他捐助者和国际组织合作,以应对疫情。国际组织包括世卫组织、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CEPI),世界银行以及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

        (2)人道主义紧急情况下的传染病应对

        由于卫生服务中断,在人道主义灾难期间可能发生水和媒介传播的传染病暴发;水和卫生系统的破坏;人员流动;国内流离失所者和/或难民的形成或扩大;整体缺乏治理和安全性。有时,传染病事件如果足够严重的话(例如2014—2015年西非埃博拉疫情暴发),可能会自行引发人道主义危机。

        USAID对外灾难援助办公室(OFDA)承担着美国政府在国际人道主义应对工作中的协调作用。当传染病暴发成为人道主义应对时,OFDA将充当美国政府对策的主要协调员,并需要CDC和USAID全球卫生局以及其他部门必要的技术支持。OFDA可能会动员设在华盛顿特区的响应管理团队(RMT)和受灾地区的灾难援助响应团队(DART),以支持美国政府的响应。

        未来,美国政府将与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合作,加强国家应对全球卫生安全各方面的能力,以限制人道主义危机暴发的蔓延,包括劳动力发展、流行病学调查、感染预防和控制、病例管理、风险沟通、社区参与、监视、公共卫生和兽医部门的实验室系统、紧急行动,并确保应急物资的供应链延伸到高风险和受影响的社区。

        (3)科学研究

        在可行的情况下,美国政府将与国际伙伴合作,以支持跨学科、多部门的方法,将流行病学、诊断学、临床和社会科学研究纳入疾病暴发应对策略。具体来说,美国政府将支持全球卫生安全研究,包括:

        •防备:在流行病流行期间开展相关工作,以加深对具有大流行潜力的病原体以及应用的生物安全做法和流程的认识;支持选定的国家发展研究能力和监管,以及道德监督与实施,以支持有潜力的协作响应研究。

        •预防:针对已确定的具有流行潜力的疾病开发疫苗或其他缓解方法,包括加快疫苗开发进程,以及开展交流和社会科学研究,以指导预防信息和行为改变计划。

        •检测:改善或增强诊断测试、实验室设备和培训;加强抗性监测,以确定研究需求;将监测网络集成到医疗保健系统和人与动物接触界面。

        •应对措施:加快开发和评估针对暴发病原体的疫苗和治疗剂以及公共卫生和疫情缓解措施。快速实施应急响应研究议程的计划以获得评估医疗对策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数据,降低发病率和死亡率,也可快速结束疫情并支持监管决策。

        (4)加强国际生物安全

        美国减少漏洞的方法是通过广泛支持全球生物安全,这是政府为寻求以下目标而进行的一项整体能力。

        •确保在最少数量的设施中鉴定、保存和监测特别危险的病原体;

        •在容纳危险病原体的设施中加强生物安全和生物安保最佳做法及操作的应用;

        •减少恐怖分子获取和使用生物武器造成的威胁;

        •使用适当的围堵措施、安全设备以及合理的设施设计和建造等方法,减少意外暴露或外泄病原体和毒素的风险;

        •减少双重用途技术带来的风险;

        •加强生命科学中生物安全、生物安保和负责任的行为方面的文化建设。

        编译整理|丁陈君 生物科技战略研究中心

◄ 上一篇:新发和烈性传染病的防控与生物安全

► 下一篇:陈雪峰:抗击疫情凸显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刻不容缓

研究进展更多>>

Copyright © 2020中国科学院成都文献情报中心

成都市一环路南二段16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