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生物安全战略专题报告二十一:美国新发流行病威胁计划EPT及进展

发布时间:2020-04-03 来源:中科院生物科技战略情报 原文地址

【报送单位】中科院生物科技战略情报

【完成时间】2020-03-27

【发布时间】2020-04-03

        2009年,美国国际开发署(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USAID)启动新发流行病威胁(Emerging Pandemic Threats,EPT)计划,为期5年,旨在增强发展中国家预防、发现和控制动物和人类传染性疾病的能力,并着重于在动物源性危险性病原体对人类健康构成重大威胁之前对其进行早期识别和响应。该计划补充了USAID自2005年以来一直在支持的一项工作——控制高致病性H5N1禽流感病毒构成的威胁。

        2014年,USAID又启动了EPT-2计划。该计划借鉴了EPT计划第一阶段(EPT-1)和禽流感项目的运作平台、伙伴关系和知识库,旨在实现新发疾病威胁的早期检测,有效控制这些威胁,加强国家级防御,并通过尽量减少可能引起新病原体“外溢和传播”的人类行为和实践,最终降低这些疾病出现的风险。

        01  计划要点

        USAID是承担美国大部分对外非军事援助的联邦政府机构,继承国际合作总署(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dministration)的职能。作为一个独立的联邦机构,USAID依照美国国务院的外交政策,领导国际化发展和实施人道主义援助,以挽救生命、减少贫困、加强民主治理,并推动受援国家的自身进步。自2009年以来,USAID已投入超过11亿美元用于预防、检测和应对地方性和新出现的健康威胁,包括COVID-19等疾病。

        21世纪初,影响人类的所有新近、新发或正在出现的疾病中,近75%是人畜共患性疾病(即源于动物)。值得注意的是,相互联系日益紧密的世界在应对新出现的疾病所造成全球性影响时显得十分脆弱,例如艾滋病毒/艾滋病、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H5N1禽流感和2009年爆发的甲型H1N1流感等。这些疾病的出现和传播速度造成了严重的公共卫生、经济和发展问题。这凸显了人类在构建综合的疾病检测和应对能力方面的需求,特别是在“热点”地区,例如中非、南亚和东南亚以及拉丁美洲。在这些地区,多个危险因素的集聚可能助推了疾病的出现。

        (1)H5N1禽流感

        自2005年以来,USAID已加强了在50多个国家中监测H5N1禽流感病毒在野鸟种群、家禽和人类中的传播能力,以便在发现该病毒后迅速有效地对其进行遏制,并在出现可能造成大流行的病毒时帮助各国提高实操能力。USAID在这方面所做的努力使得禽流感爆发可能性和人类感染数量急剧下降,并大大减少了受影响国家的数量。

        目前H5N1病毒仍然是一个严重威胁,需要继续保持警惕。因此USAID在已取得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在高风险国家进一步巩固其计划。

        (2)新发流行病威胁

        作为对H5N1方面工作的补充,USAID于2009年启动了EPT计划,以积极预防或治疗可能引发未来大流行的其他疾病。在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的技术援助下,这项工作由在20个国家/地区开展的PREDICT、PREVENT、IDENTIFY和RESPOND四个互补性项目组成。EPT全球计划利用横跨动物和人类健康等多个部门的专业知识来建立区域、国家和地方各级的“One Health”能力,以进行早期疾病检测、基于实验室的疾病诊断、快速响应和控制以及降低风险事宜。

        在国家层面,EPT合作伙伴正在与政府以及其他主要国家和地区合作伙伴合作,以加深对病毒分布和疾病发生的主要驱动力的认识,包括毁林、土地用途变化、野生动植物贸易、畜牧产品需求等。这些信息加上EPT在加强国家层面的常规传染病检测和疫情应对能力方面的其他投资项目,有助于改善监测和应对措施以及制定风险缓解策略。这些工作能保护可能出现新的流行病威胁的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地区的人类和动物健康。

        02  第一阶段开展项目

        第一阶段的项目包括PREDICT、PREVENT、IDENTIFY和RESPOND。

        (1)PREDICT

        项目实施的合作伙伴包括: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One Health研究所(UC Davis OneHealth Institute)、USAID、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Metabiota公司(前身为全球病毒预测公司Global Viral Forecasting Inc.)、史密森尼学会(Smithsonian Institution)和野生动物保护协会(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

        项目专注于在野生生物与人接触过程中检测和发现人畜共患疾病。具体活动包括:加强监测和实验室的检测、诊断能力,以监测野生动植物和与其接触的人的新病原体,这些新的病原体可能对公共卫生构成重大威胁;表征疾病从动物传播给人类的人类驱动因素和生态驱动因素;加强和优化模型,以预测疾病发生并利用这些信息改善监测;对疾病爆发时的应急响应提供支持。

        (2)PREVENT

        项目实施的合作伙伴包括:国际家庭保健组织(FHI 360)和Metabiota公司。

        项目重点在于确定动物与人之间疾病传播的相关风险,并制定风险缓解策略。具体活动包括:表征使人暴露于人畜共患病的具体做法和行为(例如丛林狩猎和屠宰,野生动植物的贸易和消费);制定和部署风险缓解策略,包括为采掘业工人提供工具,以减少暴露于新发的人畜共患病的几率。

        (3)IDENTIFY

        项目实施的合作伙伴包括: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动物卫生组织。

        项目专注于增强实验室安全诊断和报告常见动物、人类病原体的能力。具体活动包括:改进实验室评估工具,以便更好地确定技术支持和培训的目标;开发和推广有关高传染性疾病诊断的培训模块;改善与生物安全和保障有关的实验室管理做法;实现与发达国家实验室之间的“结对”;扩大对重点细菌病原体的抗生素耐药率的监测。

        (4)RESPOND

        项目实施的合作伙伴包括:DevelopmentAlternatives公司、塔夫茨大学、明尼苏达大学、Ecologyand Environment公司和TrainingResources Group公司。

        项目专注于岗前人员培训和加强疫情应对能力。具体活动包括:与非洲和东南亚的34所涉及公共卫生、兽医和环境方面的学校建立网络,以在未来的毕业生中推广“One Health”方法;针对尚未确定病因的公共卫生事件开发疫情响应算法;对疾病爆发时的应急响应提供支持。

        (5)对CDC的资助项目

        此外,USAID对CDC的资助侧重于病原体检测和疫情调查、应对等。具体活动包括:加强监测,提高实验室能力;针对经常与野生生物接触的人加强对其人畜共患病的病原体监测;开展在职现场流行病学培训计划(FETP);对疾病爆发时的应急响应提供支持。为了进一步加强与CDC专家的协调和联系,已有两名CDC技术官员被调派至USAID直接管理EPT的项目,重点开展“One Health”活动,职前流行病学培训和实验室能力建设。

        03  第二阶段开展项目

        EPT2开展的工作包括针对整套One Health理念的投资活动——PREDICT 2,培养One Health理念的人力资源(One Health Workforce,OHW),以及准备与响应(Preparedness & Response,P&R)项目。EPT2对全球卫生安全议程(Global Health Security Agenda)的实施发挥了直接作用。

        (1)PREDICT 2

        该项目帮助重点国家监测有可能爆发大流行的病毒以及与病毒进化、外溢、扩增和传播相关的行为、做法和条件。此外,PREDICT 2改善预测模型,以更好地开展集中监测并使用监测数据和其他数据来支持政策变更。此外,开始制定风险缓解策略,以减少动物病毒向人类外溢、扩增和传播的风险。

        (2)OHW

        基于EPT-1建立的大学网络,OHW项目将美国、非洲和东南亚的大学联合起来,以培训当前和未来跨部门(例如人类健康、动物健康和环境健康等)和跨学科(例如医学、公共卫生、流行病学、农业和生态学)的劳动力。这些“One Health”大学网络与重点国家的政府部门合作,以明确OHW和不同级别的劳动力所需的能力、知识和技能。这些非洲和东南亚的大学随后将获得支持,以开发课程、培训模块、现场经验以及其他教学工具,创造学习机会,以确保未来的毕业生在其国家和地区足以应对复杂的、多部门的疾病检测、响应、预防,和控制挑战事宜。

        (3)P&R

        该项目旨在使各国政府能够建立和加强预防、发现、应对和控制新发疾病威胁(尤其是人畜共患疾病)的系统、政策和实践。该项目将协助重点国家与在RESPOND项目和消除传染病大流行和禽流感项目下发展的主要国际和国家合作伙伴建立联系。通过在战略规划中强化“One Health Workforce”的方法,促进积极的政策环境、信息共享,改善评估国家的能力以及协调系统,旨在将与传染病大流行威胁相关的风险降至最低。

        04  与COVID-19疫情相关的资助活动

        COVID-19疫情爆发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2020年2月7日宣布,美国将从现有资金基础上拨款1亿美元用于支持中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随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澄清,这笔拨款“至多”1亿美元,援助范围还包括“许多东南亚国家”。

        2020年3月2日,美国政府宣布从USAID传染性疾病应急储备金中拨款3700万美元,用于援助25个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或处于高风险的国家,包括:阿富汗、安哥拉、印度尼西亚、伊拉克、哈萨克斯坦、肯尼亚、南非、塔吉克斯坦、菲律宾、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赞比亚、津巴布韦、孟加拉国、缅甸、柬埔寨、埃塞俄比亚、吉尔吉斯斯坦、老挝、蒙古、尼泊尔、尼日利亚、巴基斯坦、泰国和越南。

        美国政府将这笔资金提供给世界卫生组织、其他多边机构和由USAID领导的计划的合作伙伴。其中,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供的资金将帮助上述国家政府开展COVID-19的实验室大规模检测,实施公共卫生应急计划,启动病例调查和基于本事件的流感样疾病监测,培训快速反应小组并配齐装备,调查病例并追踪感染者的联系方式,并为COVID-19医疗卫生工作者提供适合的培训材料。给予其他广泛合作伙伴的资金将支持六个工作领域:增强实验室能力;传染病的监测及快速响应;风险交流和社区参与;入境口岸的公共卫生检查;预防和控制卫生设施中的感染;COVID-19病例管理。

        截至3月11日,美国已经向老挝、泰国、吉尔吉斯斯坦捐赠了一部分个人防护装备,包括外科口罩、护目镜、手套、防护服和消毒用品等,用于帮助其应对冠状病毒疫情。

        编译整理|丁陈君 生物科技战略研究中心

◄ 上一篇:新发和烈性传染病的防控与生物安全

► 下一篇:陈雪峰:抗击疫情凸显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刻不容缓

研究进展更多>>

Copyright © 2020中国科学院成都文献情报中心

成都市一环路南二段16号

关闭